台湾炒股开户

翻页   夜间
笔趣库 > 总裁蜜蜜宠:老婆有点甜 > 第1056章 得不偿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库] https://www.vip247.cn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脑海中的记忆,一下子就跳回到了十年前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十八岁的景宁,刚刚去到F国,举目无亲,身无长物,只能靠着母亲以前留给自己的一点零花钱过日子。

    可既然是零花钱,那自然是很少的,她一个人在国外,要吃饭要住宿,样样都要钱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能去给人家打工。

    好在当时经一位学姐介绍,找到了一家公司,他们的游轮需要临时服务员,因为时间的灵活性,并不影响学业,所以景宁就去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在那艘旅游上,景宁好像看到一件不该看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具体是什么事情,她已经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只是隐隐约约的,好像听到了枪声还是什么的。

    因为后来醒来后,她就失去了三个月的记忆,所以上了游轮后的那一段记忆,她真的记不清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每次景宁试图强行将这段记忆想起来的时候,她就会感到头痛谷欠裂,整个脑袋都像是要炸开一样。

    后来,因为这样的经历太痛苦,景宁就不愿意去想了。

    但是渐渐的,她却开始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。

    比如梦里,她梦到自己被人用绳子绑着,扔下游轮。

    又梦到,好像有一个男人,为了救她而被海里的漩涡卷走。

    有时候,那个男人是陆景深的脸,但有时候,又是其他陌生男人的脸。

    景宁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,但是她想,这大概是因为,她的心里太过于依赖陆景深,所以下意识就会一个救她的人想成陆景深。

    毕竟,她后来有好几次,又梦到了其他的脸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梦,实在太古怪,太蹊跷,景宁被它挠得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所以前两年,她还曾试图去F国,查清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却无功而返,再后来,又遇到华人会的事情,她和墨楠的飞机被人击落坠毁,然后好不容易得救,国内又一片繁忙。

    再加上,她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,又没有再做那个梦了,于是,她就没有再继续去追查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,这到底都是过去的事了。

    既然拼尽全力,也查不到一个结果,那不如就放弃。

    景宁倒是看得很开,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,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就在她心里已经完全放下的今天,这件事情,居然会从另一个人的嘴里吐出来。

    南宫瑾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?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这个问题,她就不由头皮发麻,只觉汗毛都要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情,在今天之前,她只跟陆景深一个人讲过,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陆景深是绝对不可能将这样的事情拿出去说,或是告诉别人的。

    所以,南宫瑾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景宁百思不得其解,眉头就不由紧紧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墨采薇听完她的讲述以后,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只失去了三个月的记忆……这本身就足够奇怪的了,难道是在那三个月里面,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,你的潜意识里不想记起,所以才会一直想不起来吗?”

    景宁看着墨采薇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,我之前为了这件事,也专门去看过医生,医生说有两种可能,要么就是生理上的,要么就是心理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生理上就是我可能是受了伤,有血块压迫到记忆神经,导致想不起来,这种情况其实要好办很多,只要脑子里的血块散了,就能将事情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做过全身检查,我的脑子里并没有血块,所以第一个假设就不成立,而第二个可能就是心理上的,也许当时我是受了某种刺激,那种刺激带给我的影响极大,或者极为痛苦,令我不愿意再回想起,所以我的意识强迫我自己将它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就要复杂很多,而且我总觉得,你现在的情况,和当初我刚失忆后醒来的情况是一样的,都是属于心理范畴。”

    墨采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件事南宫瑾怎么会知道?难不成,十年前他认识你?还是他亲眼目睹了你身上发生的事情?”

    墨采薇的话,让景宁的眼眸微微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沉声道:“我也不清楚,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,他既然都提出来了,那我就不能装做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墨采薇看着她沉冷的样子,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景宁冷笑道:“他不是说,他知道陆景深的秘密吗?还说,十年前追杀我的那个人是陆景深,既然如此,那我就答应他的条件好了,不就是一个交易?难不成我还怕了他?”

    墨采薇却没有她这么乐观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担忧的道:“依我看,像南宫瑾那样的人,是不会做让自己吃亏的事情的,他既然拿这个来要挟你,说不定陆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没有怎么,他要你答应的条件,也一定不是什么轻松的条件,宁宁,不管怎么说,十年前的事也都过去了,你不要因为过去而毁了将来,得不偿失啊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作为死过一次的人,墨采薇虽然平日脑子不太灵光,但关键时候,还是活得很清醒的。

    景宁听完她的话,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最后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妈,你放心吧,我没那么傻。”

    其实,她虽然嘴上这么说,心里也暗存了一些隐秘的较量的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,在她心里,她是完全百分之百的相信陆景深的。

    她绝不相信,陆景深会害她,甚至会追杀她。

    所以,她觉得南宫瑾一定是在说谎,即便当年陆景深真的和自己有所交集,那也一定不是杀她,这其中,说不定有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因为,不管怎么说,不管这其中到底是误会还是事实,有一件事是无法否认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,如果真如南宫瑾所说的那样,十年前自己和陆景深就有所交集,那么这几年,她无数次试图去调查十年前的事,陆景深都没有阻止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